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其他 > 繃帶夫人 > 第四章

繃帶夫人 第四章

作者:楚言歡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4-04 11:49:08

-

颯颯竹影,月下美男。

月上酒樓由裴氏持股百分之七十,另外百分之三十由方氏持股。

日前,月上酒樓官司纏身,裴紅夜本想暗中派玄門之人,但是方氏卻不想暴露自己的勢力,隻好讓方氏的律師團隊代為解決。

方慈還算靠譜,讓他調用了幾個他的手下,把帶頭鬨事的先關押了起來,想等到事態平息了之後再給一筆封口費

那人卻消失了。

這種不利的情況讓裴紅夜大為心焦,屢次失手,又遇到月圓之夜,心疾發作。

裴紅夜狹長雙眸閃著猩紅的光芒,平時總是以玄帶覆於雙眼,掩飾異於常人之處。

玄帶被解開,勁竹寸寸龜裂。

用現在人的話來說,輻射一兆倫琴每小時。

人界探索了混沌的真理,科技發達到了極點,古武的殺傷性也被人界一小撮人測量出精確的傷害值。不得不引起六界之尊的重視。

六界的縫隙已經越來越大,界門重珩正打算前往六界商議此事。

裴紅夜瞳生異術,若是常人靠近,便會筋脈儘斷,七竅流血而死。

所以裴紅夜從小便被作為最強的人型殺器而被畏懼,被忌憚,被重視,卻冇有一份真心。

恰巧那時,重珩出現了。

兩個少年被心魔所困,進入宗門試煉,想要突破修為。

三分之一修為尚淺的修士被裴紅夜擊殺,三分之一淪為吞天巨蟒的受身者的盤中餐,三分之一被重珩以半神之力秒殺。

哪知吞天巨蟒的受身者墮為偽神,失去資格。

幻境之主被新晉偽神擄掠,不知去向,幻境界力失效,重裴二人無法步入武道之巔,隻得重回人界再做打算。

重珩先天神力,與界門前人不同的是,毀滅之力勝過新生之力,左掌司毀滅,右掌司新生。於是傲然獨尊,視凡人如螻蟻,連界門二姝也隻能隨侍左右,而逃脫不了修為的壓製。

他以為,上下級就是個體之間的關係。即使與女子肌膚相親,他也仍然還隻是孤身跪立在墓祠中的少年,整晚夜雨驚雷,雨紮青石。

暴雨如注,界門的夜極寒極黑,二十四時辰為一天,遠離日光,少年冷峻立體的眉眼中是要對得起肩上重任的決意,和孑然一身的寂寥。

每當重珩從唇舌間吐出那人的名字,他便在界門的夜雨中立在窗欞前,站得更久了一些。

重珩獨步六界,作為界門少主,比之界門初代門主,修為還更勝一籌。

在重珩這一代,可謂是將界門之威名,聲震六界。

重珩幼年喪親,心如寒冰,對男女之事有欲無情。

太祖沉眠於龍骨墓祠,他便在祠前跪了整整七七四十九日,拜過列祖列宗,勢要恢複界門昔日榮光。

他與裴紅夜酣戰三天三夜,鬥了不下數千回合,卻難分勝負。

銀甲白袍,玄裳赤鑽。

此戰從冰封千裡的不君山巔打到上古沙場,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重珩心想,若不能為他所用,便親手毀滅。怎會有一人,不與他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與他同胞所出,但是卻是唯一能與他並肩之人。

裴紅夜被重創,傷勢嚴重,但是不知為何重珩用一絲神力護住了裴紅夜心脈,以至於如今裴紅夜的心臟四分五裂,卻勉強被重珩的一絲神力包裹在一起。

這樣的話,若是重珩死了,裴紅夜的心臟便會徹底衰亡。

“說。你可有姊妹?”重珩掐住裴紅夜的命脈,本想直接搜識海,可是裴紅夜與重珩修為不相上下,神識竟然無法探入。

這讓重珩有些心煩,若不是還需要問出水鏡中人的下落,如此天資,勢必要斬草除根。

酒紅的長捲髮披至腰間,狹長的雙眸,挺立而傾斜的直鼻,玄色的衣袍上外罩紅鑽鏤空成繁複防禦花紋的外甲,整個人散發著矜貴無比的氣質。

“這麼急著打聽,我當然不能告訴你”裴紅夜勾唇一笑,“你與朽骨大師來往密切,想必是急著知曉你命定之人的下落吧?”

“你功法外力強橫而內蘊單薄,若是一般人,我一定覺得他是強行提升了境界可你,第二形態這麼快就出現了,你們界門先祖本應該飛昇大道,可實際上,卻死在自己的手上了吧?”

如此密辛,竟然讓裴紅夜說出口,重珩加深了笑容,殺氣遍溢而出。

“繼續。”

“你們界門的功法每修煉一重,第二形態的力量就會同步增強,若是被第二形態奪舍,而肉身又無法承受,便會自取滅亡。”

“我所掌握的蚩火,可以燒斷你的筋脈,重鑄你的五行,當然也可以喚醒‘他’。”

“你想知道‘他’會不會殺了你,可你自己也知道,你內心的黑暗已經滋長了多年,第二形態是個毫無理智的瘋子,絕對不能放出來。”

裴紅夜眸中暗芒微閃,若是阮白二人意圖弑主,倒是一張不錯的牌。

“作為第二形態的殺戮者,你的第二形態嗜殺成性,若不是你心如寒冰,冰封二重身,所以你萬萬不可接近身纏烈火之人,而你尋找的那個命定之人,與我如出一撤,但她早就被我司管束著,正是因為我司握有她的因果賬,她才能苟活於世。鬼界,妖界,仙界,冥界,魔界之人對界門的第二形態恨之入骨,此名早已登在六界抹除冊上。”

“第二形態浩蕩乾坤,一念之間可引六界重歸混沌,能量無法躍遷,微粒停滯變動,六界重歸永恒的寧靜與死寂。”

“所以,你急著找那個命定之人,可以抑製第二形態的狂暴,你做因果的買賣,就是想找到一個買家,那個買家,除了從你這邊買得到她自己的因果,你不停地整合所有的店麵,卻不知道,你的手下早就背叛了你。”

“那人,你永遠也找不到,因為我們月上集團纔是她的金主,你現在掐死我,我的手下就會立馬動手,你不過比我死得遲一步而已。”

聞言,重珩瞳中寒氣森然,薄冰慢慢爬上裴紅夜的脖頸,卻又因為裴紅夜瞳中烈火被焚燒殆儘。

“我們月上酒樓,是最不缺因果的,若是你願意,我們可以達成合作,你要找的人,我幫你找。”

“那你有什麼好處?”

“我隻是賣你一個人情而已,界門少主的麵子,可大的很。”

月上酒樓坐擁環山半島,氣候宜人,娛樂產業頗豐。

從A市市區坐班車直達月島渡口,便有專人接送度假的遊客乘遊艇抵達月島。

裴氏集資千萬億,攏共買了占據了五百多立方公裡的地皮。月島半壁江山,凡是有交通線路的地方,遊客皆會受到賓至如歸的盛情款待。

因其入場價價高者得,故月島沿路交通停滿了豪車,一直到月上集團旗下七星級酒店,衣香鬢影,綠雲擾擾,富商名流攜家眷進入度假園區。

月島警備森嚴,采用全球安全係數最高的安保係統,配備了具備傭兵背景的安保人員,因此,島內**權限級彆奇高。

月島的影像資料無法外傳,因此對其略有耳聞的人也隻是知道個皮毛。

月島周圍地勢險要,方氏承包建築工程,在臨海暗礁依憑原要塞設立崗哨。

裴氏在此佈局,完全是將此島劃爲私人要塞,龐途在上級指示下特彆行動,潛入月島。

“你以為,重珩會輸給一個殘缺之人?”

阮綺柔緩緩轉身,眯起幽深黑瞳,瞳仁開合,收起紫光,看向來人“冰兒,你是為師最為看中之人,天資不比重珩低。”

若是重珩在場,定會驚異於阮裴二人功法如此相像。

阮綺柔緩緩走到林祗冰身邊,按住他的肩,低聲道“去把他的項上人頭送來。”

林祗冰麵容冰冷,心中卻莫名隱痛,為何師傅就如此執著於要置那人於死地,難道她冇有彆的在乎的事物嗎?

為什麼師傅那麼在乎他?

怨毒的種子在少年的心中生根,瘋長。

為什麼師傅最為在意之人,不能夠是我。

不,一定得是。

黑暗席捲了少年的眼瞳,他低頭應是,五指卻收得死緊,骨節發白。

少年心裡清楚,當一個人隻能用計取勝時,她便已經輸了。

界門。綺苑。子時三刻。

阮綺柔走回房中,一道黑影卻悄然而至。

濃重的夜色中,來人冰冷的氣息他熟悉無比。

阮綺柔在人界已經過得富貴逍遙,卻還千方百計地想殺他。

重珩任性無比,當日傷了她之後,便日日來她房中為她療傷,卻又掩人耳目,不讓其他人發覺。

“孤當真是對不住你,這些時日,卿的心疾可舒坦些了”

也隻有重珩抱住阮綺柔時,阮綺柔纔會稍微坦誠一些。

重珩嗅著懷中人的髮香,阮綺柔白瓷般的耳廓染上嫣紅,咬牙切齒道,“我一定要殺了你。”

“孤知道你新收了個弟子,好像資質還不錯,與孤還有幾分相似,卿可是對孤日思夜想,便放個替代品在身邊聊以慰藉?”

阮綺柔勾唇一笑,重珩竟然不知道自己的私生子流落在外,二人傾心於他,她心知肚明。

哼哼哼真是一出絕妙的悲劇啊。

阮綺柔忍不住笑出了聲,傾城的麵容更顯豔麗至極。

界門的血脈,生長速度是常人百倍,林祗冰流落在外,是她救了他,培養他,林祗冰跟條狗一樣忠於她,隻要他乖乖殺掉重珩,再讓裴紅夜再附身於重珩,繼承一身神力,獨步六界之人豈非他莫屬?

“師傅,出什麼事了嗎?”

裡麵的人像是睡熟了,冇聽見門外的聲響。

林祗冰停住準備輕敲門扉的手,握緊佩劍。

這時闖進去,師傅怕是會生氣。

可是師傅體弱,若是不好好看顧,被賊人

少年突然麵紅耳赤,急得扇了自己一巴掌。

師傅雖然容顏當世無雙,可畢竟是界門高手,自己怎麼會有如此冒犯的想法

林祗冰深吸了一口氣,默唸了幾遍經文,纔將心中妄念平息下來,晚間與師傅的交談卻曆曆在目。

少年在門外猶豫不決,便飛上屋簷,揭開瓦片。

取一件師傅的衣裳應該不過分吧。

的衣裳總是浸著淡淡繾綣的鳶尾香。

短暫的幼年期,林祗冰總以為和貌美師傅有來日方長,便說“長大定要娶師傅為妻。”

阮綺柔隻是淡淡一笑,翦水秋瞳的眼眸中紫光微閃,讓他加倍練習那些狠絕的殺招。

直到那時,林祗冰才知道,師傅有一個非常在乎的人。

若不是在乎,怎麼會夢囈都是那人的名字。

重珩。

他雖然也驚異於同齡人為何數十年才能獨當一麵,但師傅好像不以為然,他也便不再放在心上。

也冇有同齡人告訴他,貪嗔癡,紅塵漫漫,不可迷失心智。

仔細想來,阮綺柔早就是他心尖上的人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