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曆史 > 華夏傳說之野史 > 第010章 中國野史整合·路史47卷 十

-

遂人氏

不周之巔,有宜城焉,日月之所不屆,而無四時昏晝之辨。有聖人者,遊於日月之都,至於南垂,有木焉,鳥啄其枝,則然火出。聖人感之,於是仰察辰心,取以出火,作鑽燧,彆五木以改火。

不周山的山頂,有個宜城,連日月的光亮都照不到那裡,更分辨不出四季晝夜。有個聖人,在日月所照的地方遊曆,來到宜城的南邊,有一棵大樹,鳥兒啄它的樹枝,就發出火光來。聖人受這件事的啟發,於是仰頭觀察天象,根據日月星辰的運行規律,製成了鑽木取火的工具,同時選定了五種不同的木材來鑽火。

上古之人,茹毛而歃血,食果蓏、,膻腐餿漫,內傷榮衛,殞其天年。乃教民取火以灼,以炳,以熟臊勝,以燔黍、捭豚。然後人無腥之疾。人民益夥,羽皮之茹有不給於寒,乃誨之蘇冬而煬之使人得遂其性,號遂人氏,或曰燧人。順而不一,於是窮火之用,而為之政。春季以出,樵終以納,異其時也,以濟時疾。鬱攸之司,九變七化,火為之紀,謂木器液。於是範金合土為釜,作烓高甌瓿成物化物,而火之功用洽矣。

遠古的人們,茹吃生肉,吮吸動物的鮮血,吃生果和瓜果,腥臊腐臭的氣味瀰漫,傷害身體,減損壽命。於是伏羲氏教導民眾鑽木取火,用火燒烤食物,用火照明,用火驅趕野獸,用火烤熟食物,用火煮熟黍子、烤熟小豬。從此人們不再有因吃生食而得的疾病。人口逐漸增多,獸皮羽毛不夠禦寒,於是伏羲氏又教導人們用火取暖,使人們得以適應自然,因而稱他為遂人氏,也有人稱他為燧人氏。順應天意但不拘泥,於是窮究火的用途,加以妥善運用。春季取火,年終收藏,按不同季節取火,用來治療各種疾病。司掌火的官員,經過九次改變七次演化,火的用途逐漸完備,稱之為木器液化。於是人們又鑄造金屬,和土燒製成釜,用火燒製陶器炊具,用火的作用製造了萬物,火的用途更加廣泛了。

當是時也,天下多水,教人以漁,雒出四佐,以代天理物,乃大臣職【天皇輔有三名,故皇帝象天文以製官。賈公彥謂伏羲之前雖有三名,未必其立官位,至黃帝時名位乃具爾。】命明由政乎升級,畢旈辨乎方色,成博受乎古諸,隕錄乎延嬉。四後職,而天道平、人事理。龍圖呈瑞,龜字效靈。以時占建而正方,握幾矩表計寘,指天地以布躔而齊七政,始注物、蟲、鳥、獸之名,通國至輕重以轉民至貲。

在這段時間裡,天下洪水氾濫,天帝就教導人們打魚,派雒水神出巡四方,代行天帝的職權,管理天下萬物,這是大臣的職責。【天皇有三位輔臣,所以皇帝效法天文來設立官職。賈公彥認為,伏羲氏以前雖然已有三位輔臣,但未必就設立了官位,直到黃帝時官位才完備。】命令明負責政務,畢旈負責辨明四方顏色,成博負責傳授古代知識,隕錄負責延續帝王的喜樂。這四位輔臣負責各自的職責,於是天道公平,人事條理分明。龍圖呈現吉祥之兆,龜字顯現神靈之跡。他們按照時令觀測天象來校正曆法,手握圓規和曲尺來製定計劃,觀察天地間的星辰排列來安排七政,開始記載各種物類、蟲類、鳥類、獸類的名稱,溝通全國財物的輕重以調節民眾的財貨。

人滋反醇,**蠢動,好嗜外迫,則冒禮而忘形,以賤其神。乃製男子三十而取、女子二十而歸,以息其民為之進退,以恥其凡。是故父老而慈,子壽而孝,著之世姓,而法自是作,禮由此顯矣。治律嵩高之石室,以火著記。百有三十載。

人們越來越背離純樸的本性,**也開始蠢蠢欲動,在外物的引誘下,就冒犯禮製,忘記自己的形體,以至於輕視自己的精神。於是伏羲氏製定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的婚嫁製度,來安排人們的婚喪嫁娶事宜,來使人們知道有所羞恥。因此,父親年老而慈愛,子女長壽而孝順,把這些道理記載在戶籍上,禮法製度從此就產生了,禮製也從此開始顯明。這些法律條文被刻在崇高而幽深的石室裡,用火加以照明,一直流傳了一百三十年。

讚曰:

粵有大聖,遊於南垂。彆火滲代,違其羽皮。以炮以燔,與人遂性。占建握機、方躔,以正式通輕重。遠近化居,四佐受職,小大以孚。男取女歸,以息以恥。父老子壽,禮由顯矣。

讚曰:從前有大聖人,他來到南方。他鑽木取火,替人們消除了茹毛飲血的生活。他教人們用火燒烤食物,使人們逐漸適應並改善生活。他創立天文曆法,用來觀象授時,區分季節和氣候的輕重寒暑。人們依據時令安排生活,四方諸侯也按各自職分辦事,大政小事都治理得井井有條。男婚女嫁,社會安寧,生活有了保障,老人得以終其天年,這就是禮製的顯著功效。

【顏子將之齊,孔子有憂色,子貢問焉。子曰:『善哉問。昔者管子有言,丘甚善之:「褚小者,不可以懷大;綆短者,不可以汲深。」故命有所成、而形有所適者,不可以損益也。吾恐回與齊侯言黃帝、堯、舜之道,而重之以遂人、神農之言。彼激昂內求諸己而不得,則惑矣。不得而聞矣。舍者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已矣。』聖人之道,造端乎夫婦,夫婦正而天下定。是故遂人之製男女,必致其詳。紆觀乎此,然後知後世婚娶之道生也。夫元氣之所孕,始於子,立乎巳。子者,字之始;而巳者,包之始也。自子推之,男左行三十而立;於巳,女右去積二十而合。於巳,正陽也,陰實從焉。是故聖人因是而製禮。三天兩地,自然之數。妃也,自巳而壬之,男十月毓於寅,女十月毓於申。申為三陰,寅為三陽,故年運起焉。日生於甲,月生於庚,日月西東,夫婦之象也。甲統於寅,庚統於申,是故陰陽之合必以正、將以順性命之理爾。】

顏淵要到齊國去,孔子麵帶憂色。子貢問為什麼。孔子說:你的問題問得好!從前管仲有句話,我很讚賞他所說的:糧倉小的,不能指望存放很多糧食;繩子短的,不能汲取深井的水。命令能夠成功,形體能夠相稱,不可以隨意增減改變。我恐怕顏淵對齊侯談論黃帝、堯、舜的治國之道,並且進一步用許由、神農的話來激勵他。齊侯內心激昂而求之於自身卻得不到,那就會迷惑不解了。得不到而還想去瞭解,那就放棄做君主應做的事,去做臣下應做的事,放棄做父親應做的事,去做兒子應做的事,放棄做哥哥應做的事,去做弟弟應做的事,放棄做丈夫應做的事,去做妻子應做的事罷了。

聖人的道理,從夫婦開始,夫婦之道正了,天下也就安定了。所以許由製定男女的婚嫁製度,一定要極其詳儘。從這裡可以推知後世的婚嫁製度是怎樣產生的。天地之氣所孕育的萬物,開始於子,而結束於巳。子是字的開始;巳是包藏的開始。從子開始推算,男的按順時針方向左行三十度而站立於寅位;女的按逆時針方向右行二十度而與男配合於巳位。巳為正陽之位,陰必定相隨而從之。所以聖人依據這一原理而製定了禮。天有三成,地有兩位,這是自然的數目。妃字,從巳開始,順著到達壬。男的十個月孕育於寅位,女的十個月孕育於申位。申為三陰,寅為三陽,所以一年的運氣從立春開始。日生於甲,月生於庚,日月東西相對,象征夫婦。甲歸於寅,庚歸於申,所以陰陽的配合必定以正,以此來順應性命之理。

【嗟乎!斧斤以時入山林,則木得其性而材不可勝用矣。先王之製得其時,故人皆迪智而壽命長。及下之世,不知乎此,動違其時,是故殘其生、賊其性,而每至於夭折。韓稚有言:鑽火變勝之下,父老而慈,子壽而孝。羲軒而降屠屠焉,以相誅滅淫於禮、亂於樂,囂薄澆偽,淳風礈矣。而或者謂南地薄殘,婚宦及早,而王肅之徒遽取經,謂三十、二十,孔子以為禮之極矣。聖人之製法哉,雖然,景公胡為而不足語邪?彼受弒兄者之立也,而遂相之愛荼之世也,而遂立之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有一乎。此其所以發為政之問,而孔子告之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者,誠以景公於此有所不至故也。然則景公果足以遂人之道告乎?至彼妄士不知其君而誇焉者,又多矣。孟軻氏之慾齊王湯武宜也,而公孫鞅遽以帝道說秦孝公,何邪?抑不知孝公之不足以帝道說邪?亦鞅之所說之帝道贗邪?握巨而兼金售,皆穿窬之盜也。若人者非惟不足以知,顏子亦不足以知孟子。】

唉!如果按一定的季節入山伐木,樹木就得以保全它的生命而不斷生長,因此木材也用不完。先王使百姓順應時節,因此百姓都聰明智慧,年歲也長。如今後世君主,卻不明白這個道理,亂砍亂伐,因此殘害了樹木的生命,破壞了樹木的生長規律,結果樹木砍下來卻早早地枯死了。韓子說過:上古時代人們鑽木取火,冬天寒冷,人們就靠近火堆取暖,因此父子之間關係慈愛,君臣之間關係有禮,百姓都長壽而且孝順。自從羲、軒時代以後,風氣澆薄,人們競相殘害,禮崩樂壞,綱紀紊亂,風氣澆薄,淳樸的風氣已經蕩然無存了。近來又有人說南方地區土地貧瘠,婚嫁嫁娶嫁娶嫁娶都過早,王肅之徒就急急忙忙地取用經典,認為女子三十歲出嫁,男子二十歲娶妻,是孔子所說的禮製的極限了。聖人是如何製定禮製的呢?然而齊景公為何卻不足以和他談論此事呢?齊景公是遭受弑兄之難而繼位的,繼位後卻又寵愛奸臣豎刁、易牙、開方,在君臣、父子、兄弟、夫婦這五倫關係中,哪一種關係他真正儘到了道呢?這就是齊景公向孔子詢問如何為政,而孔子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道理回答他的原因,實在是齊景公在這些方麵做得很不夠啊。那麼,齊景公果真能夠完全按照聖人的道理去教誨百姓嗎?至於那些狂妄的士人,不瞭解自己的國君,卻對他大加吹噓的人,真是太多了。孟軻希望齊王能像商湯、周武那樣行王道,而公孫鞅卻急急忙忙地用帝道遊說秦孝公,這是什麼緣故呢?是公孫鞅不知道秦孝公不能用帝道遊說嗎?還是公孫鞅所說的帝道是假的呢?如果拿著假的東西冒充真的去推銷,這種人就和穿牆打洞的小偷一樣。像公孫鞅這樣的人,不僅不足以瞭解真正的帝道,即使顏回再生,也不足以瞭解孟軻的學問啊。

庸成氏

庸成氏,庸成者,垣墉城郭也。群玉之山,平阿無隘,四徹中繩,庸成氏之所守先王之冊府也。冊府所在,庸成是立,故號曰庸成氏。雲容成者,非也。方是時,人結繩而用之。其民僮蒙,莫知西東;摩唇蓐食,而莫知其止息;托嬰巢中,棲梁隴首,虎豹可尾,虺虵可蹍,而人無有相媚之心。

庸成氏,庸成是指城牆。群玉山,地勢平坦冇有險阻,四麵八方都符合規矩法度,這是庸成氏守護先王典籍的地方。典籍所在之處,庸成氏就在那裡,所以稱他為庸成氏。有人說是容成氏,這不對。在這個時候,人們用結繩記事的方法。那裡的百姓愚昧無知,不知道東南西北;摩擦嘴唇熟食充饑,卻不知道休息;托嬰兒於巢中,棲息在屋梁上,連虎豹都可跟蹤到他們身後,毒蛇都可踐踏到他們身上,但人們卻冇有互相愛憐之心。

實有季子,其性喜淫,淫晝於市。帝怒,放之於西南。季子儀馬,而產子,身人也,而尾蹏馬,是為三身之國。

實際上有季子這個人,他的性格很喜歡**,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街市上與人**。天帝震怒,就把他流放到西南。季子配了一匹母馬,結果生下的兒子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馬,有一條馬尾巴和馬蹄,這個國家就是三身國。

【庸成季子之事,何其怪邪?商書曰:『五世之廟可以觀德。』凡事在大,故地大,則有堂祥、岐母、群怪、大翟;不周山大,則有虎豹、熊羆、螇蛆,而況又有大者乎?無物不有,而後為天地;無事不具,而後成世道。由是而究之,則非常之故、不慮之變,皆適然而已矣。是以太公有雲:『天之為遠矣,地之為垢矣,人生其間,各自利也。』何莫之有乎?夫使世俗而能常有其有,是乃涬鴻蒙世以為主莫之有七十六聖矣。】

成季子的事情,怎麼這樣奇怪呢?《商書》說:‘五世之廟可以觀察德行。’凡事從大處看,所以土地廣大,就有堂祥、岐母、群怪、大翟等怪物;不周山高大,就有虎豹、熊羆、螇蛆等怪物,何況還有比它們更大的呢?冇有什麼東西不存在,然後才成為天地;冇有什麼事情不發生,然後才形成社會。由此推究,那麼非常的原因、冇有預料的變故,都是偶然如此罷了。因此太公說:‘天是那麼高遠,地是那麼卑下,人生在天地之間,各自謀求利益。’哪有什麼主宰呢?假使世俗之人能夠經常保有他們所有的,這就是涬鴻蒙時代以來冇有主宰的七十六位聖人的主張啊。

【嗚呼!天地之間,信何莫之有乎?奚物而為常,奚物而為怪?通之,則物我一也。不然,吾值我非怪邪?天下之物,固不以自怪也,必值我而後怪。始未常識,遇之,皆可為駭惑。怪固在我不在物也。昔叔山無知,且以孔丘為梏於淑詭眩怪者,而況於凡乎?凡人之情易放而難求於,子不語怪,豈不言邪?正自難言之爾。申生之托狐突,彭生之蠱,齊侯與夫秦諜七日爾。蘇荀偃視不受含,晉柩牛吼,伯有介馳,先民紀載良不少矣。四海之下,兩頭、四臂、九首、六足、兩口、獨目、三身、二體、旁口、反唇、交脛、反踵、馬首、狗蹏、三瞳、四舌、四耳、三角、結胸、岐踵、半體、聶耳、毛身、玄髕、貫胸、離耳、無腸、蜚頸、羽民、尾濮、豕啄、狗頭、厭火、流鬼,野外義落、剎充牣其間。北方有不釋之冰,南方有不死之草,東方有君子之域,西方有殘刑之屍。寢居直夢,人死為鬼,豈得謂之無邪?聖人慮天下之狃,於惑也。是故窮天下之故,事物之變,推至道開徑庭以引之正。然而祥桑蜚雉,有蜮載鬼之類尚筆於經,是豈以誇世哉?此其有以見天下之,知鬼神之情狀者也。而世之人以其惛惛,乃複邈邈,務怪,不已殆乎?夫不極其變,則常,固不可名不儘其故,則心固不可保極天下之異,而歸之正,則正者不能以複異矣。伯益之所記、齊諧之所識,予正愁其未廣也,使世人知物我之不殊,同異之一貫,則怪亦常矣。又奚俟於屨而大息哉。荀卿子曰:『可怪矣,而未可畏也。』聖人以為常,而眾人以為怪,是不可不諫也。未信而諫,則人不與。茲故因之以怪焉。】

唉!天地之間,難道真的冇有什麼可信的嗎?什麼東西是常有的,什麼東西是怪異的?貫通了萬物的道理,那麼人和物就是一樣的。否則,我碰到了我難道就是怪異嗎?天下的事物,本來就不認為自己怪異,一定是碰到我之後才認為怪異。一開始不熟悉,碰到了,都可以感到驚訝疑惑。怪異本來是在我,而不在物。從前叔山無知,尚且把孔丘看作是被怪異迷惑的人,更何況是一般人呢?一般人的思想容易放縱而難以約束,孔子不說怪異,難道是不說嗎?實在是難以說啊。申生把希望寄托在狐突身上,彭生使齊侯生病,齊侯與夫秦諜七天,蘇荀偃看死者不受含,晉柩牛吼叫,伯有獨乘一車飛馳,古代典籍上記載的不少啊。天下之大,兩頭、四臂、九首、六足、兩口、獨目、三身、二體、旁口、反唇、交脛、反踵、馬首、狗蹄、三瞳、四舌、四耳、三角、結胸、岐踵、半體、聶耳、毛身、玄髕、貫胸、離耳、無腸、蜚頸、羽民、尾濮、豕啄、狗頭、厭火、流鬼,野外到處可見,塞滿了這些地方。北方有不融化的冰,南方有不死之草,東方有君子的領地,西方有受殘刑的屍體。人睡覺時會做夢,人死後變成鬼,難道能說冇有嗎?聖人擔心天下人習慣於迷惑,所以窮儘天下的緣故,事物的變化,推求最正確的道理來引導人們。然而,祥瑞的桑樹、會飛的野雞,有蜮鬼之類的仍然寫在經書上,這難道是用來向世人誇耀的嗎?這其中有用來表明天下怪異、瞭解鬼神情狀的啊。可是世上的人卻因此昏亂,於是又更加渺茫,追求怪異,不也太危險了嗎?不窮儘事物的變化,那麼常態就不可名狀;不儘知其原因,那麼心就不可以安定;窮儘天下的不同,而歸於正確,那麼正確的也就不能重新變為不同了。伯益所記的,齊諧所識的,我正愁它不夠廣泛,假使世人知道人和物並不區彆,同異是統一的,那麼怪異也就平常了。又哪裡用得著穿方頭鞋而長聲歎息呢?荀卿子說:“可怪啊,但不可怕。”聖人認為是常有的,而眾人卻認為是怪異的,這是不能不規勸的。不相信卻去規勸,那麼人們就不聽從。因此藉助怪異來規勸。

右因提紀,凡六十有六世。

這以後,就根據這個記載,共有一百六十六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