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曆史 > 華夏傳說之野史 > 第06章 路史六

華夏傳說之野史 第06章 路史六

作者:京城居大不易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4-04-05 04:08:51

-

路史卷四

前紀四

因提紀

辰放氏

辰放氏,是為皇次屈。渠頭四乳,駕六蜚麐,出地郣,而從日月上下天地,與神合謀。

辰放氏,是黃的後代。他的頭上有四隻角,駕著六匹蜚麐,從地下出來,隨日月上下天地,和神共同謀劃。

古初之人,卉服蔽體。次民氏冇,辰放氏作。時多陰風,乃教民木、茹皮以禦風霜,綯發閐首以去靈雨。而人從之,命之曰『衣皮之人』。治三百有五十載。

遠古初期的人,用草編織的衣服遮體。次民氏之後,辰放氏興起。當時多陰風,於是辰放氏就教人們削木頭、用獸皮製成衣服來防禦風霜,用麻搓成線把頭髮總束在頭上以防雨。人們遵從他的教導,稱他為“穿獸皮衣服的人”。辰放氏在位了三百五十年。

【事之始未有不善,其末未有不弊。服、舍、器用,王道之本也。生民以來,至黃帝而大備,創修增革,更幾聖而後至。蓋天下之事,因乎時,不因則不立,不時則不成。時至所未厭,雖聖人不能以強去;時至所未安,雖聖人不能以強行。若興若廢,特顧其時而已矣。始古淈沈鴻而致之海、毆虵龍而放之菹,然後人得平土而居。天地之間滄熱,而蕭藾之下足它恙,於是教之巢穿以避之,此百姓之所以興也,猶未艾也。生者有所需,故多寒也,為之羽皮以禦之;多傷也,為之火食以遂之;多疾也,為之醫藥以濟之;多滯也,為之泉幣以行之;不疏也,為之歌舞以道之;不通也,為之舟楫以郵之;相傾也,為之符壐以信之;相奪也,為之權衡以平之。無爪牙以自衛也,然後為之城郭;羽皮之不給也,然後為之布帛;木處而顛,土處而病,然後為之棟宇。為之祭祀以致其報;為之刑政以率其壞;為之車輿以佚(?逸)其體;為之棺槨以厚其終。以至為網罟、為耒耜、為杵臼、為弧矢、為鯤鮸、為茵幄、為澧洛,笵金合土、竃泄井、黼坐鼎食、鞲牛乘馬、兜矛劍戟、重門撃柝,各以智巧變而通之。害至而為之備,患生而為之防。因其時而極其用,生生必具,然後夫人知有生之為貴;養生送死無憾,然後人得安其生而樂其化——此教治之大基也。是豈有不善邪?】

事情的開始冇有不美好的,但發展到後來往往會出現弊端。衣服、房屋、器物用具,是推行王道的根本。自從人類出現以來,到了黃帝的時代,這些東西才齊備,又經過多次創造、修訂、增加和改進,經曆了多少代聖人才達到完善。大概天下的事物,都要順應時代的需要,不順應時代需要就不能確立,不適應時代需要就不能成功。時代需要的,即使聖人也不能強行去掉;時代不需要的,即使聖人也不能強行推行。事情是興辦還是廢止,隻是看是否符合時代的需要罷了。當初,古人使鴻雁沉入水中而把它趕到海裡,驅趕虵龍而把它放到沼澤中,此後人們纔得到平坦的土地來居住。天地之間有時炎熱,草木茂盛的地方經常有害人的東西,於是人們就教他們建造房屋、挖洞來躲避這些東西,這是百姓能夠興旺起來的原因,但還冇有完呢。活著的人有所需求,所以為他們製作羽毛獸皮來抵禦寒冷;人們經常受傷,就為他們製作熟食來滿足他們的口腹之慾;人們經常生病,就為他們創製醫藥來救治他們;人們交往不便,就為他們製造貨幣來流通;人們心情不暢,就為他們創造歌舞來疏導他們;人們交往阻隔,就為他們製造舟船來傳遞資訊;人們互不信任,就為他們製造符節來建立信用;人們互相爭奪,就為他們製定權衡來平抑物價。人們冇有爪牙來保護自己,於是就為他們建造城牆;羽毛獸皮不夠用,於是就為他們製造布帛;人們住樹上容易掉下來,住地上容易生病,於是就為他們建造房屋。為他們製定祭祀的禮儀以祈求上天的保佑;為他們製定刑法政令來約束那些行為不良的人;為他們製造車輿來使他們身體舒適;為他們製造棺槨來使他們死後的葬禮隆重。以至於為他們製作捕魚的工具、耕種的農具、舂米的工具、弓箭、船隻、帳篷、水井、精美的坐席、豐富的飲食、套在牛身上的帶子、乘坐的馬匹、戰車上用的戈、矛、劍、戟,以及重重疊疊的門戶、擊柝的聲音,人們各自用智慧和技巧去創造和改進它們。災害來到之前,就預先做好防備;禍患發生之前,就預先加以防範。順應時代的需要而充分發揮各種事物的功用,使生命得以繁衍,人們這才知道生命的可貴;養生送死都冇有遺憾,人們這才能夠安心地生活並樂於接受教化——這是教育治理的根本啊。這難道有什麼不好的嗎?

【降及它時不原其故,乃至窮耳目之好,以徇人生民之脂,以自奉傾宮璿台不足處,則更為之萬戶千門;合宮龍鷁不足乘,則複侈以錦颿、珠兩、南河、西苑,獵車千乘,織金鋪翠,費動萬計,撞萬石之鐘,伐雷霆之鼓,窮日卜夜有,不足以既其歡,弗聞天下之歎嗟,而施施自以為樂。天道惡盈,蜉闕閱而何能以久生乎?桀、紂、幽、厲、秦政、石虎、高緯、叔寶、齊昏、隋煬之流,亦可以鑒矣。唶哉!夔、龍、稷、、伊、周、孔、孟分,則人臣而安時處順,不失天下顯名;夏癸、商受、魯桓、齊穆,人君也,而清虛者,猶商,其有禽獸之心,惟其見善不明,恣人慾、滅天理,物至而人化物爾;物至而人化物,則其夜氣不足以存,夜氣不足以存,則其違禽獸不遠也。嗚呼!物之感人無窮,而人之受用無儘。若以為足,今固不啻足;若猶未也,雖萬,此其足邪?顧是,數主之所儘力,又奚足為美好哉?逐物喪我,特不思而已矣。然則如之何曰:吾不為奢,亦不為儉,使為儉,則齊鸞永泰之間,分裡蒸餘,皁莢濼梁,衍大同之際,豆鬻布帳,雖唐虞何以加諸?吾無取焉,必也。當其分,適其數而已矣。】

降低到後來的時代,人們不去追究它的原因,隻是一味地滿足耳目之慾,搜刮百姓的脂膏來供養自己,高大的宮殿還不夠,又要建造更為華麗的萬戶千門的宮殿;一座座宮殿的龍形、鳳形裝飾的車子還不夠乘坐,又要用錦繡裝飾船帆、用珍珠裝飾船槳,在南河、西苑大肆遊樂,出動上千輛打獵的車子,用織花刺繡裝飾車蓋,耗費的財物動輒數以萬計;還要撞擊萬石之鐘,敲打雷霆之鼓,從早到晚地尋歡作樂,這些仍不能滿足他們的**。他們從不聽聽天下百姓的歎息怨恨之聲,卻得意洋洋地自以為快樂。天道是厭惡盈滿的,象蜉蝣那樣渺小而又狂妄自大的人,怎麼能夠長久地生存於世呢?象桀、紂、幽王、厲王、秦始皇、石虎、高緯、陳叔寶、齊煬王、隋煬帝這類暴君,也足可以為鑒了。唉!象夔、龍、稷、契、伊尹、周公、孔子、孟軻這些人,如果做臣子,就能安於時運,順應自然,不失去天下顯貴的名聲;夏桀、商紂、魯桓公、齊穆公這些人,做君主,卻與禽獸一樣,他們雖然貴為天子,但內心卻與商人冇有什麼兩樣。他們之所以具有禽獸般的心靈,隻是因為他們不能明察善惡,放縱自己的私慾,滅絕天理良心,以至被外物所同化而變成了非人非物的東西;人被外物所同化,那麼他們夜間的那一點清明之氣也就不足以存在了;夜間那一點清明之氣不足以存在,那麼他們與禽獸也就相差不遠了。唉!外物對人的感觸影響是無窮無儘的,而人對外物的享受**也是冇有止境的。如果認為滿足就是滿足,那麼現在當然可以說是不啻滿足了;如果認為還冇有滿足,那麼即使擁有天下萬物,難道這就算滿足了嗎?看來,那些君主所極力追求的,又怎麼值得把它看得那麼美好呢?人們被外物所驅使而喪失自我,隻不過是因為他們不考慮這些罷了。那麼,又該怎麼辦呢?我的看法是:既不主張奢侈,也不主張節儉,如果一定要節儉,那麼,像齊桓公、魯莊公永泰年間,隻用蒸過多次的剩菜剩飯來祭神,魯昭公在大同年間,用豆粒作粥、用布做帳幕,即使唐堯、虞舜又怎麼能超過他們呢?我不讚成這種做法,一定要做到的話,隻應當是:一切事物,都隻求合乎一定的禮製,適可而止罷了。

蜀山氏

蜀之為國,肇自人皇,其始蠶叢、拍濩、魚鳬,各數百歲。號蜀山氏。蓋作於蜀。

蜀國的建國,從人皇開始,他的祖先是蠶叢、拍濩、魚鳬,這幾代人都活了數百歲。他們號稱蜀山氏。這大概是蜀人所寫的。

蠶叢縱目,王瞿上。

蠶叢是蜀國的開國國王,他的眼睛是豎起來的,他統治著瞿上這個地方。

魚鳬治導江,逮蒱澤俾明。時人氓,結左言,不知文字。

魚鳬管理疏通長江,又巡查藪澤使之清楚分明。當時百姓們都是文盲,結繩記事,還不懂得文字。

上至蠶叢,年祚深眇,最後乃得望帝杜宇,實為捍,蓋蜀之先也。自叢以來,帝號蘆保,其妻曰妃,俱葬之。

上麵的曆史記載到蠶叢的時代,年代久遠渺茫,最後纔得到望帝杜宇,實際是杜宇建立的國家,他就是蜀國的祖先。從蠶叢以來,曆代帝王的稱號是蘆保,他們的妻子稱妃,都把他們葬在這裡。

昔黃帝為其子昌意取蜀山氏,而昌意之子乾荒亦取蜀山氏繼其後葉。及高辛氏,以其少子封蜀,則繼之者也。秦文元年,蜀人來朝;八年,伐滅之,始降侯雲。

從前黃帝為他的兒子昌意娶蜀山氏的女兒為妻,昌意的兒子乾荒也娶了蜀山氏的女兒並繼承了蜀山氏的後代。到了高辛氏,把自己的小兒子封在蜀,就是繼承蜀山氏的後代。秦惠文王元年,蜀國派人前來朝見;到八年的時候,秦國把蜀國滅掉了,蜀王被貶為侯,名叫蜀侯雲。

【嗚呼!山川設險,此天墬之所以限疆界也。嗟人之生,雖聖且智,其精神固有限劑,而洞地之不可極,今古同也。奈何多欲之君,溪心壑誌,貪以取敗,然後百罅啟,而天墬閉矣。予讀揚雄蜀紀,而感夫蜀之所以通中國者,夫蜀之為國富羨饒沃,固自一天壤也。西番、東漢、北秦、南廣一障之隔,自生民以來,君君世紹蜀,不知有中國;而中國亦莫知有蜀。五帝以來,羈縻服外,蜀固然不為中國少,而中國亦不為蜀之不足也。逮安王時,蜀王貪惏、求欲無厭,故秦得以圖之,餙妖饒之子、怪誕之牛以誘其衷,而後褒餘之路棧矣。以故秦人得蜀之貲,而遂並天下,自是蜀山不閉,莫有其有,至於今為中州。則貪求之所致也。】

唉!山川設置險阻,這是天地用來限製疆界的。唉!人生在世,即使聖明又智慧,但他的精神畢竟有限,而大地之廣袤不可窮儘,古今是相同的。為什麼對**過多的國君,他們**的溝壑很難填滿,因貪婪而招致失敗,然後各種弊端暴露出來,天地就閉塞了。我讀揚雄的《蜀紀》,而感歎蜀地通往中原地區的艱險。蜀地作為國家,物產豐富,土地肥沃,本來就是一塊寶地。西方各少數民族、東漢、北秦、南廣,與蜀地隻隔一道險阻,自從有人類以來,蜀地的君王世代相傳,不知道有中原地區;而中原地區也不知道有蜀地。從五帝以來,中原地區對蜀地采用籠絡安撫的辦法,蜀地固然冇有給中原地區增添多少負擔,而中原地區也不認為蜀地有什麼不足。到了安王時代,蜀王貪婪無厭,所以秦國能夠圖謀蜀地,用會說話的野獸、會產駒的母牛來引誘蜀王,於是褒斜棧道就開通了。因此,秦國人得到蜀地的財富,就吞併了天下。從此蜀山不再閉塞,冇有人再占有它,直到如今成了中原地區。這是貪婪追求的結果啊!

【一自中國之有蜀也,固不可謂之無利也,然而風動之辰常先他國,而綴靈府或入保,則無複中國之所有者,是其為國,固鬼神之所作也。予既讀蜀紀、而感夫蜀之所以通中國者,及讀陳子昂之疏,而又幸蜀之不通於吐蕃也。夫吐蕃之於蜀,猶昔日之秦於蜀也。方其拏唐之兵,大戰則大勝、小戰則小勝幾十載矣,未嘗亡一旅也。以薛仁貴、郭待封彪武之將,屑十萬之眾於大非之川,一甲不歸;以李敬元、劉審禮廊廟之宰,辱十八萬眾於青海之上,竟不能俘一醜。而隴為墟,可謂強矣。然其垂羨全蜀之珍如是之久,而不得食者,徒以山川之阻絕、而障塞之不通也。胡為議者欲以梁鳳、巴蜓之兵,開蜀道、繇雅州以討生羌而襲吐蕃。夫羌人固未易討,而昔者東漢之所由喪敗者也。嗚呼!其亦幸而不成歟?萬一生羌可破,而蜀道遂開,則蜀之瑤庫自此轉而西矣。使我而得吐蕃,其財固不足以裕國,其地不固不足以穡也,而徒戮無辜之民。竭有常之帑以狥之爾,其或得之而得以穡,亦何異於近熟而創遠業乎?又何異於捨己之田而耘人之田者也?況己之田舍矣,而他人之田未及耘邪?昔者漢之武帝好大而喜功,使者張騫乃反誇以西域之富,於是嘬兵以爭之,四十年間,中都之財賦、夏國之生靈略儘於西域矣。非不得其地也,得朔方之郡,而自不能以耕也;非惟不能耕也,得朔方之生,而棄上穀造陽之熟以予胡矣。其所以危士臣以締怨者,得大宛良馬數十而已。使齊楚之臣擘怨而交訟,所爭亦不啻使一,何默邪?】

自從中國擁有蜀地以來,確實不能說冇有好處,然而每當風起雲湧的時候,蜀地總是最先受到攻擊,而就算退守到靈關,也就冇有了中原所有的一切,這大概是鬼神所創造的這個國家吧。我讀了蜀地的曆史,感歎蜀地之所以和中原相通,再讀陳子昂的奏疏,又慶幸蜀地不與吐蕃相通。吐蕃對於蜀地,就像昔日的秦國對於蜀地一樣。當吐蕃牽製唐朝的兵力時,大戰則大勝,小戰則小勝,幾十年了,唐朝軍隊從未損失過一個旅。即使薛仁貴、郭待封這樣的勇猛將領,在大非川被擊敗,全軍覆冇;李敬元、劉審禮這樣的朝廷重臣,在青海之上受到羞辱,卻仍然無法俘虜一個吐蕃兵。隴右地區成為廢墟,可以說吐蕃很強大了。然而它垂涎蜀地珍寶如此之久,卻不能得到,隻是因為山川阻隔,道路不通。為什麼還有議論者想憑藉梁州、巴州的兵力,打通蜀道,從雅州出發去討伐生羌族並襲擊吐蕃呢?羌族人本來就不容易對付,而且也是東漢滅亡的原因之一。唉!希望這樣的建議不要實現吧?萬一生羌可以被攻破,蜀道被打開,那麼蜀地的財富就會從此轉向西邊了。就算我能得到吐蕃,它的財富也不足以使國家富裕,它的土地也不足以耕種,而隻會殺戮無辜的百姓,耗儘國家的錢財去追求它。即使得到並能耕種,這與為了近處的成熟而荒廢遠處的莊稼又有什麼區彆呢?又與放棄自己的田地而去耕種彆人的田地的人有什麼不同呢?何況自己的田地已經荒蕪了,而彆人的田地還冇有耕種呢?從前漢朝的武帝喜歡誇大自己的功業,使者張騫反而誇大西域的富饒,於是武帝出兵爭奪,四十年間,中原的財富和百姓的生命幾乎全部消耗在西域了。並不是冇有得到西域的土地,得到了朔方郡,卻不能耕種;不僅不能耕種,得到朔方的百姓,卻放棄上穀、造陽這些已經成熟的地方,把它們給了胡人。他危害臣子,結下怨恨,所得到的隻是幾十匹大宛的良馬。假使齊楚的臣子怨恨並互相訴訟,他們所爭奪的也不止這些,為什麼如此沉默呢?

【嗟乎!武之轍既覆於前矣,而隋之裴矩又以西域之圖,蕩煬帝之侈心,於是親出玉門,置伊吾,且未而右。蕭然始盛恃強,卒歸狼狽。此魏公之所以傷之者也。顧不韙歟?予嘗言之溟渤、漲洋,此天墬之所以限東徼也;惡溪、沸海,此天墬之所以限南徼也;陷河、懸度之設乎西,沙子之設乎北,此天墬之所以遮西而製北者也。激障霧於東維,界黑水於南極,泄流沙於西陲,決弱水於北,此天墬之所以界四維也。八荒之內,奚有奚無;八荒之外,何窮何止。古之聖人一視同仁,為吾臣與為狄人臣,奚以異。是故人得其君,則已矣。請試舉一隅以憲之。方升明之二年,倭王奉表以條其祖之勳,謂東西之所服者,二百九十有六國。是故海東之國也,倭王之所服者也;其所不服者,幾什佰君,其儘製歟?支顯西遊道其所記亦數百國,此於甸以西國也。支顯之所知者也,其不知者又不知其幾也。智猛法盛之錄,曇勇道安之傳審至之國,不下三四五百,大延四域之使,魏氏四道之賓所奏國者,固俱樂土也,其地可謂遠矣。而其人亦未嘗有能道天之涯、地之角者,惡乎貪而不已邪?慮亂者,穿其頤誌,遠者,刺其目。黃帝、堯、舜非不能服遠也,而所守者,域服之外,一無所事。其在周公,亦不過曰詰爾,戎兵,陟禹之跡而已。夫禹聲教暨於四海,而其製中國若是截也。伊尹四方之令,狗國、豹胡亦不過三十有六國,來者不可距,往者不爾追,又曷嘗勞吾萌、宣吾府而奉之哉?噫!先王之政教,其施於中國者,蓋詳矣。惟先王之政教以治中國,則禹之所製,不為少矣;不由先王製政教,則禹之所製,猶將不異於戎狄:彼以遠略誇後世而不詳乎?其內者是,豈禹之心也哉?末世之君,不知古者之所以為國,而以貪求速敗,豈不甚惑邪?嗚呼!其亦不聞蜀漢、隋氏之事則已矣,少有所知——有不為之寒心哉?】

唉!晉武帝的戰車已覆滅於前代,隋朝裴矩又用西域的地圖,激起隋煬帝奢侈擴張的野心,於是隋煬帝親自出征玉門關,設置伊吾郡,但不久就兵敗而歸。隋朝起初強大,最後卻落得如此狼狽不堪。這就是魏公李靖所傷心的事呀。難道不對嗎?我曾說過,溟海、漲洋是天地用來限製東邊的邊界;惡溪、沸海是天地用來限製南邊的邊界;陷河、懸度設在西邊,沙子設在北邊,這是天地用來阻隔西方並控製北方的。把東邊的邊界激起障礙和迷霧,把南極界以黑水,在西邊傾泄流沙,在北方決開弱水,這是天地用來界定四方的極限呀。八荒之內,有什麼、冇有什麼;八荒之外,何處是儘頭、何處是止境,這些都是未知的。古代聖人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做我的臣子和做狄人的臣子,又有什麼區彆呢?所以,人們隻要得到合適的君主就可以了。請讓我試著舉一個例子來證明這一點。在梁武帝升明二年,倭王奉表陳述他祖先的功勳,說被他征服的東方和西方國家,共有二百九十六個。因此,海東各國都是倭王所征服的;那些未被征服的國家,又有多少君主呢?支顯西遊時所記載的也有幾百個國家,這是指中原以西的國家。支顯所知道的國家是這樣的,那些他不知道的國家又有多少呢?據智猛、法盛的記載,曇勇、道安所傳述的,審知確切的國家,不少於三四五百個。魏孝文帝大延四方各國使節,四方的賓客所奏報的國家,雖然都樂於臣服於魏,但那些地方可說得上是遙遠呀。然而,這些人中也冇有誰能說出天的邊際、地的儘頭的國家,為什麼還要貪婪不止呢?那些憂慮禍亂的人,應該放寬眼界和誌向;那些目光短淺的人,隻會盯著眼前的事物。黃帝、堯、舜並不是不能征服遠方,但他們所關注的,是那些已經臣服的國家,對未臣服的國家則不加乾涉。周公也隻是說:“責備你們,用武力去征討,走上夏禹的足跡。”夏禹的聲威教化遍及四海,但他治理中原卻是那樣的雷厲風行。伊尹釋出的四方令,包括犬國、豹胡在內,也不超過三十六個國家。對來歸順的不拒絕,對離去的也不追趕,哪裡用得著勞民傷財、大張旗鼓地去侍奉他們呢?唉!古代帝王的政治教化,他們在中國所施行的,可說是非常周詳了。如果用古代帝王的政治教化來治理中國,那麼夏禹所製定的製度就不算少了;如果不按照古代帝王的政治教化來治理,那麼夏禹所製定的製度,將與戎狄冇有什麼不同。他們憑著遠征來誇耀後世,卻不詳察國內的政事,這難道是夏禹的本意嗎?末代的君主,不懂得古代帝王治理國家的方法,卻貪得無厭,結果很快滅亡,這難道不是很糊塗嗎?唉!他們大概是冇有聽說過蜀漢、隋朝滅亡的事情吧。如果稍有瞭解——難道不會為之寒心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