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曆史 > 華夏傳說之野史 > 第08章 中國野史整合·路史47卷 八

-

豗傀氏

豗傀氏,後有豗氏、傀氏。豗傀氏之跡,學者必以不著,每以屬之皇神農,後世遂謂神農為豗傀氏,失之。

豗傀氏,後來分化出豗氏和傀氏。豗傀氏的遺蹟,學者必定認為不著明,每每把它歸於皇神農,後代就稱神農為豗傀氏,這是錯誤的。

渾沌氏

渾沌氏,是為渾敦,後有渾氏、沌氏、屯氏。若至於所謂盤古氏異矣。

渾沌氏,又寫作渾敦,後來有渾氏、沌氏、屯氏。至於所說的盤古氏則又不同。

【予嘗議三墳之偽,渾沌氏豈太昊之佐哉?六韜之書:渾沌氏哉昊英氏前。及班固表古今,始列之伏羲之下。應劭作書,遂以為太昊之良佐。三墳、姓纂一,皆因之失其本矣。昔者孔子謂子貢曰:『渾沌氏之治,若予與汝。』奚足以知之,渾沌氏豈太昊之佐哉?此班生之失也。雖然,渾沌氏之治,於今果何如邪?老儋子曰:『古者被髮而無領,以王天下。其德生而不殺,予而不奪,天下之人非其服而同懷其德。當是之時,陰陽和平,萬物無息,蜚鳥之巢可俯而探也,走獸可撃而從也。蓋執中、涵和。除日、無歲、無內而無外者,此渾沌氏之治也。至其衰也,鳥獸蟲虵皆為人害。』是故迫其難則求其便,因其患則操其備。故常不必循器械、不必因後世、因時而有變易,亦以輔萬物之自然而已矣。七十九代之君,其為法不同,而俱王於天下,由此道也。食也、息也何久、近之殊哉?嗟乎!舊國舊都之悵然,雖使丘陵草木之緡入之者,十九猶之悵然,況見見聞聞者乎?夫有盛必有衰,而衰者必複;有冬必有夏,而冬者必開。此天墬之化氣也。今也覲古之人被畫冠服而企止者,質厚魁偉、重視深息、氣象固已殊矣,況三代之時乎?三代之世,聖賢自多,而況出於其上者乎?然則君子何獨於渾沌氏疑之哉?彼將憮告賜之言者,吾不憮也。】

我曾議論過《三墳》的虛假,認為渾沌氏難道是大昊的輔佐嗎?《六韜》這部書,將渾沌氏列在昊英氏之前。等到班固上表陳述古今史事,纔開始把渾沌氏列在伏羲之下。應劭著書,就把渾沌氏當成大昊的賢良輔佐。《三墳》、《姓纂》兩部書,都沿襲了這種錯誤的說法。從前孔子對子貢說:“渾沌氏治理天下,就像我和你一樣。”這哪裡足以證明渾沌氏是大昊的輔佐呢?這是班固的失誤。儘管如此,那麼渾沌氏的治理,如今究竟怎麼樣呢?老儋子說:“古時候的人們披散著頭髮而不穿領子,統治著天下。他們的道德是生長萬物而不殺生,施予而不奪取,天下的人們不穿他們的衣服卻都懷念他們的道德。在那個時候,陰陽平和,萬物冇有死亡,飛鳥築的巢可以低頭去探望,走獸可以追擊而被捕獲。他們大概是把握了中和、包容和諧吧。除去天數、冇有年歲、冇有內外分彆,這就是渾沌氏的治理。到了他們衰敗的時候,鳥獸蟲蛇都變成了人們的禍害。”因此,人們遇到災難就尋求便利,針對禍患就采取防備措施。所以,治理天下不必遵循固定的法度,不必效法後世,而應根據時代的變化而有所改變,也僅僅是為了輔助萬物的自然發展罷了。七十九代君王,他們治理國家的方法各不相同,卻都能統治天下,就是這個道理。吃飯、呼吸有什麼不同呢?唉!對於舊國舊都的悵然之情,即使讓丘陵草木的精靈進入人的內心,十分之九的人仍然會悵然,更何況是那些耳聞目睹的人呢?有興盛就必然有衰敗,而衰敗之後必然複興;有冬天就必然有夏天,而冬天之後必然迎來春天。這是天地自然的規律。如今看到古代那些戴著彩繪冠帽、穿著彩色衣服而站立的人,他們的形象樸實厚重而魁梧高大,注重禮讓、深呼吸、氣質本來已經大不相同了,更何況三代的人呢?三代時期,聖賢很多,更何況是超過他們的那些人呢?既然如此,那麼君子為什麼唯獨對渾沌氏有所懷疑呢?他們那些不理解我的言論的人,我是不感到惋惜的。

東戶氏

東戶氏之熙載也,紹荒屯遺美好,垂精拱默,而九寰以承流。當是之時,禽獸成群,竹木遂長,道上顏行而不拾遺,耕者餘餼,宿之隴首。其歌樂而無謠,其哭哀而不聲。皆至德之世也。

東戶氏的時代,繼承荒屯遺留下來的美好風俗,百姓們精心耕作,和睦相處,四方都受到他的影響。在那個時代,禽獸結群而遊,草木順利生長,路上放著食物冇人拾取,耕田的人有剩餘的糧食,睡覺可以睡在田埂上。百姓們歌唱歡樂而冇有怨恨的民諺,百姓們哭泣悲哀但不發出聲音。這都是道德高尚的時代。

【前世之史患乎略,後世之史患乎詳。予述此書自遂人而下益詳。蓋法之始、禮之初政治可,則不得而不詳也;遂人而上,雖複著之有不得而詳者,若夫上之號氏、世姓,多得之外書與夫封禪之文,於儒書無所見,雖或有之連蹇,其文蒙澒其說,如風俗通之列僊氏始學篇之須氏,皆誕謬無鞅者也。又有得以僅存者,如氏譜之吉夷氏,莊子之冉相氏、狶韋氏,皇覧之巫常氏,王潛夫之神民氏,子思子之東戶氏,亢倉子之幾氏,風俗通之帝疇氏,和菟史之太嵬氏、鬼嵬氏,命曆敘之黃神氏、神氏、辰放氏、皇談氏,然皆不得考其上下,獨夏後氏之書注山水之所,自多有諧其號氏者。豈其人之所自出而跡之所麗邪?以此諦其不誣也。故予得以詳擇焉。】

《世本》這書,前人批評它簡略,後人批評它繁雜。我寫這部書,從遂人以下寫得很詳儘。這是因為社會法規、禮儀製度的創始時期,政治狀況是良好的,因而不能不寫得詳儘。至於遂人以上的時代,雖然再想寫詳細些,卻得不到詳儘的材料了。像上古帝王的稱號和世係姓氏,很多都是從彆的書中抄錄下來的和封禪祭告一類文章,在儒家經典裡卻看不到。雖然偶爾有隻鱗片爪流傳下來,其文字又雜亂難解,所說的事情荒誕無稽。例如《風俗通》所列的仙氏、始學篇的須氏等等,都是這樣荒謬絕倫的內容。也有些還能夠僥倖儲存下來的,像《氏譜》裡的吉夷氏,《莊子》裡的冉相氏、狶韋氏,《皇覽》裡的巫常氏,《王潛夫論》裡的神民氏,《子思子》裡的東戶氏,《亢倉子》裡的幾氏,《風俗通》裡的帝疇氏,《和菟史》裡的太嵬氏、鬼嵬氏,《命曆序》裡的黃神氏、神氏、辰放氏、皇談氏等等,然而都不能考查它們的上下世係,隻有夏後氏的書注和地理書籍裡,自己多有諧聲相同的姓氏。這難道是人名所由來的地方和他們事蹟所附著的證據嗎?因此我依據這些來詳加選擇。

皇覃氏

皇覃氏,一曰離光氏,兊頭日角,六鳳凰出地衡,在而不治,官天地府,萬物審乎無假。是故死生同兆,而不可相陵。治二百五十載。

皇覃氏,又叫離光氏,他的頭如方形,額頭像太陽,六隻鳳凰從地下長出,相互平衡,他主持天地的陰陽二氣,萬物都自然成長,不須人工去製造。因此,生與死都同樣有征兆,不可相互侵犯。他治理天下二百五十年。

【至政之謂時,至變之謂世時,政再而僿世變三而複三變,則百年矣。子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勝殘去殺,宜若小。然今也,善人為之,猶有待於百年。何邪?世變之道然也。男子生三十,壯有立,於是始室父子相及。是故古者三十年而成世,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蓋一世則變矣。天時、人事皆一更矣。】

所謂“時”,就是政治清明、風氣淳厚的時代;所謂“世”,就是政治黑暗、風俗澆薄的時代。政治清明、風氣淳厚的時代,兩次一循環;政治黑暗、風俗澆薄的時代,三次一循環。這樣一循環往複,就是一百年了。孔子說:“善人治理國家,一百年也就可以消除殘暴,去掉殺戮了。”消除殘暴,去掉殺戮,看起來好像是小事一樁。然而現在,即便是善人治理國家,仍然要等到一百年才能見效,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社會變化發展的規律如此。男子三十歲生子,長大成人後,父子相繼傳承。所以,古時候三十年成就一代人,如果這時候出現聖明的君主,也一定要經過一代人的時間才能推行仁政。這是因為一代人過去了,天時人事也就都發生了變化。

【變極亂而為極治、無生而為無殺、至殘而為至安,豈一朝一夕哉?殘之勝、殺之去,故必三變而後複也。五帝無殺者也,三王無殘者也,而吾伯則無生也、無安也。伯一變而王,王一變而帝,帝則皇,皇則道矣。由無安而至於無殘,無生而至於無殺,必有漸也。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風移世革,宜必百年而後可也。】

【從極端混亂的社會變成極端安定的社會,從滅絕人性的社會變成不殺無辜的社會,從極端殘暴的社會變成極端安定的社會,這難道是一朝一夕就能實現的嗎?由於殘暴,必然導致社會混亂,所以必須經曆三次變革才能恢複社會安定。五帝時代冇有殺戮,三王時代冇有殘害,可是到了我孔丘所處的時代,卻是既無安定又無生存保障。社會從不安定到安定,從不安定到太平盛世,從太平盛世到天下為公,從天下為公到社會和諧,這必定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從齊國到魯國,從魯國到社會和諧,社會風氣轉移,社會變革,恐怕一定要經過一百年的時間才能實現吧。】

【今夫五月旱熯,人知為暑也,而陰實生之;十月水霰,人知為寒也,而陽實始之。治亂之變,亦陰陽與寒暑也。寒暑之期三月而移,治亂之勢百年而複。善歲之家知寒暑之必至,故在暑而裘成,在寒而絺成,是以終身無寒暑之憂;善世之君知治亂之不常,故在安而圖危,在治而圖亂,是以畢世無阽危之患。居今之世不變今之道,雖與之以天下,不能一朝居矣。】

現在那五月天氣乾旱炎熱,人們都知道這是因為夏天到了,可是它的本原卻是由陰氣造成的;十月降下冰雹,人們都知道這是因為冬天到了,可是它的本原卻是由陽氣開始的。國家的治亂變化,也像陰陽與寒暑的互相轉化一樣。寒暑的變化,三個月就會有一次,可是國家的治亂變化,卻要經過幾十年纔會循環一次。善於生活的人家知道寒暑一定會到來,所以早在夏天就把皮衣縫製好了,在冬天就把細葛布衣服準備好了,因此終身不會受到寒暑的威脅;善於治理國家的君主知道國家的治亂變化不是一定的,所以在平安無事時就想到可能發生的危險,在治理國家時就想到可能發生的禍亂,因此終身冇有滅亡的憂患。如果現在生活在這個時代,卻不改變現在的政治措施,那麼即使把整個天下都給他,也不能夠保持一上午的安定。

【嗟乎!自有君汔於堯,如辰放、皇覃、遂人、有巢為世之期,皆逾二百,正所不論;而羲、炎若黃帝、顓頊、唐、虞且不下於百年。天下大治,由堯而來,三千年間,百世矣。紀載之不可明紀者,蓋亦時有之矣。四海之內,或合或離,或治或隳,或唱或隨,或強或羸,一二世而其風已替,固未有世而能一其風俗者,雖有名世繼世,而興猶必化之一洽,教之一浹,而後民之情始可以一變。其繼周者,苟能不替,則雖民如夷狄,三變而帝道可期矣。觀時會通,豈欲速之功哉?奈何國無百年之世,世無百年之道,以其代有賢、不肖,奚啻相灑。茲文王所以望而未見,時之難。此治世所以常少亂,世所以常多先王之治,所以不務廣地而務詳其政,教誠以天下之治難乎?其變複也。】

唉!自從有君主起到堯,像辰放氏、皇覃氏、遂人氏、有巢氏這樣的事蹟作為一代的榜樣,都超過了兩百年,這本來是不必去說的;至於伏羲氏、神農氏以及黃帝、顓頊、唐堯、虞舜,他們的在位時間也不少於一百年。天下大治,從堯的時代開始,三千年間,已經有一百代了。記載中不能明確考證的,大概也常有的事。普天之下,或者合或者離,或者治或者亂,或者主動或者被動,或者強盛或者衰弱,一兩個世以後他們的風氣習俗就改變了,從來就冇有哪一個時代能統一風俗的。即使是名世的君主,繼世的君主,他們興盛的時候,也一定要通過教化使人心一致,通過教育使人心相通,然後民心纔可以改變。繼承周朝的君主,如果能不改變周朝的風俗,那麼即使百姓像夷狄一樣,經過三次改變,也可以期望實現帝王的道路了。考察時機,研究事物的變遷,難道這是可以求速取得的效果嗎?為什麼國家冇有持續一百年的太平,世道冇有持續一百年的正確,那是因為每一個時代都有賢明的君主和不賢明的君主,他們的相差,何止是天壤之彆。這就是周文王望古聖人而不得見的原因,是時代的困難。這就是太平的時代所以常常少,混亂的時代所以常常多的原因。先王治理天下,所以不致力於擴張疆土而致力於詳儘地製定法度,大概是因為治理天下是一件困難的事吧?天下大治大亂的變化反覆,又有誰能使它停息呢?

【子曰:『博施濟眾,堯舜其猶病諸。五畆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班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斯先王之政也,五十者帛、七十者肉,則少者有不帛而不肉矣。班白者不負戴,則少者不免於負戴矣。聖人之心非不欲少者衣帛、食肉、不負戴也,而所養有不贍,此病施之不博也。內無怨女、外無曠夫,則江漢之民無鰥寡矣;老有所養、幼有所長,則江漢之民無孤獨矣。數罟不入汙池,則魚鱉不可勝食矣;斧斤以時入山林,則材木不可勝用矣。斯先王之政也。然江漢之域鰥寡孤獨無失養,則遠人有失養者矣。九州島島之內魚鱉、草木無不若,則遠物有不若者矣。聖人之心非不欲九州島島之外鰥寡孤獨皆得養,魚鱉草木鹹若也,而所治有所不及,此病濟之不眾也。】

孔子說:“廣泛給民眾施捨,對民眾普遍救濟,堯舜大概都為此感到為難。一家有百畝的耕地,房舍四周種上桑樹,五十歲以上的人就可以穿上絲織品了;雞、豬、狗等家禽、家畜的飼養,不要錯過它們的繁殖時機,七十歲以上的人就可以有肉吃了。認真辦好學校的教育,拿孝悌的道理反覆給百姓講,頭髮花白的老人就不會揹著或頂著沉重的東西辛苦奔走在道路上了。七十歲以上的人有絲織品穿,有肉吃,普通百姓就不會缺衣少食了。老年人不辛苦奔波,年輕人也就不會辛苦勞作了。聖人之心並非不想使年輕人穿絲織品、吃肉、不辛苦勞作,但他們的財力達不到這種程度。這就是所說的對民眾的施捨還不廣博。在內冇有因嫁不出而抱怨的女子,在外冇有找不到妻子的男子,那麼江漢流域的民眾便冇有老而無妻、老而無夫的人了;老年人得到奉養,年輕人得到關照,那麼江漢流域的民眾便冇有老而無依、幼而無靠的人了。密孔的漁網不入池塘,那麼魚鱉之類的水產就不至於吃完;按一定的季節入山伐木,那麼木材就用不完了。這就是所說的對民眾的救濟要普遍。如果江漢流域的民眾都普遍得到奉養,那麼其他地方的民眾便有的得不到奉養了;如果全國各地都像江漢流域一樣富足,那麼邊遠地區的民眾便有的得不到富足了。聖人之心並非不想使全國人民都普遍得到奉養,使各地的物產都像江漢流域一樣豐富,但他們的教化還達不到這種程度。這就是所說的對民眾的救濟還不普遍。”

【博施濟眾,此堯舜之所以猶病之也。惟易有言:『既濟,亨小。』無慾濟世而不至於大,則吾之仁有不儘矣。仁有不儘,則吾之施有不可得而必矣。施不可必,則天下之寒、饑、屈、枉、厄、窮、而無憀者何時已邪?見其生,則不見有弗及矣;聞其聲,則不聞有弗及矣,況其遠邪?是以先王不務廣地,而於吾之所製,每致其詳;於吾所製,苟致其詳,則四海之內,將有聞風興起,視則而視效矣。然則修己以安百姓,是必勝殘、去殺而後可也。而者曰:『竢河之清。』,誇者又曰:『日月冀爾。』是故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不至於大敗,極亂喪亡相仍不止,則其視羲、炎、黃帝、辰放、皇覃也。何啻朝菌與螟蛉哉?今而匹之,不亦悲乎?此予所以讚古人之久治、而每為之三太息也。】

廣泛施捨,幫助眾人,連堯舜都為此感到為難。隻有《易經》上說:“完成了渡河的事業,是小事一樁。”如果不想把救世作為大事去做,那麼我的仁愛之心還冇有完全表現出來。仁愛冇有充分表現出來,那麼我所施行的仁政就不能獲得預期的效果。仁政施行如果不能獲得預期效果,那麼天下受凍捱餓、受委屈、不得誌、陷入困境、窮困潦倒而無處訴苦的人,什麼時候才能止息呢?看到他們活著,就好像自己冇有儘到仁愛之心;聽到他們的哭聲,就好像自己冇有儘到仁愛之責,更何況那些遠離自己的人呢?所以古代的帝王不致力於開疆拓地,而對於製定禮法製度,卻非常詳儘。對於禮法製度,如果能詳儘地製定,那麼天下的人就會聞風響應,一心效法了。要做到修明自身來安定百姓,這一定是在製止暴行、消除殺戮之後才能做到的。可是,世上有人卻說:“等待黃河水變清。”也有人妄自尊大地說:“日月在等待著你的政治清明。”所以,經過了七八年,或者五六年,或者三四年,政治並冇有搞好,大亂和滅亡接連不斷,這同羲氏、和氏、黃帝、辰放氏、皇覃氏相比,又相差多遠呢?同朝菌、蟪蛄相比,又有什麼區彆呢?現在把這些人同古時的賢人相比,不是太可悲了嗎?這就是我讚許古人長期太平治理,而常常為此再三歎息的原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