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其他 > 會挽雕弓識滿月 > 黃粱一夢

會挽雕弓識滿月 黃粱一夢

作者:竹林卷卷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4-04 20:50:57

-

“草包就是草包,連一個二階都打不過,,”

“就該讓長老來,好好看看她收的草包,是怎麼被一個二階打敗的。”

“咦,她倒是吐了好多血,真的不會有事嗎?”

“嗬!

長老天天喂她如此多的仙丹妙藥,怕是想死都死不了嘍~!”

密密麻麻的議論聲鋪天蓋地迴盪在耳邊,心口處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鈍痛,沈浮悠皺了皺眉。

是最近師姐又整了什麼新的助眠香嗎?

怎麼疼的她在睡夢中都不安穩。

“噗”

一口濁血吐出,入眼便是一身著青色弟子服的大漢,正在對著四周振臂高呼。

狂妄的笑聲響徹在整個會場。

“吵”沈浮悠擰眉。

靠著手邊的羽劍,沈浮悠撐起有些無力的腿,就這單單幾個動作,便勾起胸口內一陣翻湧。

”咳咳,“嘴裡的血沫湧了出來,沈浮悠挑起手邊的羽劍。

這把漂亮的,但又華而不實的羽劍,似乎還冇開過刃。

往手中心掂了掂,沈浮悠眯起右眼。

”你,是真的,好吵,“

轉瞬間,場館中央狂妄的笑聲頓時戛然而止,連帶著的,還有周圍所有人的聲音。

能聽見的,隻有羽劍穿過□□的鈍鈍聲。

”這次倒是瞄準了。"

沈浮悠勾了勾唇。

而下一秒,世界就在她眼前天旋地轉了起來。

在徹底睡著前,沈浮悠彷佛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接著便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睡夢中,沈浮悠做了一個很長遠,似乎是屬於”她“的夢。

夢裡的她,有著和她一樣的臉,也叫沈浮悠,但有卻著和她截然不同的的人生。

夢裡的她,自小父母雙亡,在荒郊野嶺裡哇哇大哭,被心軟的長老撿回了門派,因為先天不足,長老便雲遊四方為她求藥。

而她也靠著天材地寶和修行長到瞭如今的歲數。

但她卻是不思進取,天生愚鈍,空有一副美貌,靠著長老在背後給她撐腰,成為了十四州遠近聞名的草包美人。

而之所以那麼聞名,靠的還是與她作對比的十四州才女,她的師姐,謝梧眳。

兩人僅僅隻差了幾歲的年紀,而謝梧眳便以劍術第一登上了淩雲峰,獨此一派,成為了最年輕的長老。

謝梧眳常常在十四州行俠仗義,並以寬厚待人,小小年紀,便已在十四州如此聞名,這麼一對比,兩人倒是不相上下。

畢竟一個是靠才,一個是靠蠢。

聽到外人這麼評價自己,這個沈浮悠肯定是不服啊,便想要施展一下拳腳,來證明一下自己,便自告奮勇的報名參加門派組織的比武大會。

而轉頭就被打得吐血,一命嗚呼。

沈浮悠:”人美多作怪。“

本以為是黃粱一夢,可當沈浮悠再睜開眼時,入眼便是青色的紗帳,

輕柔的帕子再次落在她的額間,沈浮悠瞪圓了眼,伸手便捏住了那雙拿著帕子的手。

抬頭望向來人。

謝梧眳一身月白色裙裝,柳眉輕擰,似乎是有些不解她現在的做法。

”師妹,,,“

謝梧眳出聲點醒了沈浮悠,而沈浮悠這時也才真正意識到眼前的人,便是夢中的那位師姐,而她此時的身份就是夢中的師妹。

沈浮悠頓時便鬆了手,而那捏著帕子的手腕上也赫然留下了殷紅的指印。

“抱歉,,"

謝梧眳搖了搖頭。

”此事也確實是我失職,長老將你托付於我照顧,

卻讓你白白落了難,長老已讓我自去請罪,你留在大殿內好好養傷即可,且彆落下了病根。“

謝梧眳說著,便起身,往大殿外走去,似乎是不想與現在的沈浮悠有過多接觸。

而那白色的帕子也順勢滑落在盆間。

留給沈浮悠的隻有那月白色的背影,還有那和那幾句看似輕飄飄的話。

這幾句話足以讓沈浮悠反覆沉思。

長老

領罰?

可是又與她何乾?

要罰也是罰她這個擅作主張的草包吧,,

沈浮悠到底是還未徹底弄清自己究竟是落入了何種境地,便有來如今的禍事。

那自己若真是現在的沈浮悠,那她此前活得那二十又八年華纔是一場夢嗎?

她心裡是一團亂麻,便也自請入藏仙閣閉關三月。

藏仙閣是十四州內最大的藏書館,隻不過記憶中沈浮悠參與的這個門派,注重劍術與近身實戰,鮮少有人研究書籍,故藏仙閣也年久失修,

沈浮悠便自請向長老請罰,來藏仙閣清掃閉關。

一方麵是為了避人耳目,另一方麵更是想儘快瞭解自己目前的狀況。

而這懲罰,對於劍修武修來說,讓他們閉關冥想實屬折磨,但對於沈浮悠這種人來說,不過是消磨時間。

長老雖然是心疼,但見沈浮悠態度堅決,便也同意了。

淩雲峰

暖塌間,謝梧眳一麵斟著茶,一麵聽著許瑤的絮叨,“這長老就是太過分!實在是偏心!

怎麼你那麼個不成器的師妹惹的禍,處處是你這個師姐背鍋,這二十鞭可是有得你好受了,,“

許瑤說著說著,臉上更是一片心疼,但也隻能歎了口氣,小聲呢喃著,”攤上這樣的師妹你可如何是好啊,,“

抬頭便看見一邊喝著茶,麵上還帶著淺笑的謝梧眳,心裡是怎麼也氣不過,早知道宗門比試時,就該竭力將她留在自己門派內。

像她仙霞派是斷斷不會出現此事的。

如此美人才女,真是折服在此了,唉,,

謝梧眳落下茶盞,看著淺薄的葉片漂浮在茶盞間,繚繞的霧氣像是紗帳,又像是雙柔白的皓腕,輕柔的捂住謝梧眳的眼眸。

那雙充滿警惕的眸子充斥在腦海間,而當紗帳褪去時,茶水中的倒影便又變成了月白色的身影。

背後的傷似乎還在隱隱作痛。

”嘶“

謝梧眳倒抽了一口涼氣,也頓時止住了許瑤絮絮叨叨的小聲呢喃。

許瑤這纔想起她來時的目的,是來淩雲峰給謝梧眳上藥的。

藏仙閣無愧於十四州內最大的藏書閣,其室內部大如鯨肚,鬥轉星閣。

頂端以琉璃做頂,斜陽灑入,紛紛擾擾的灰塵瀰漫在沈浮悠的身邊,彆的弟子見了此景,定要扶額苦惱,這麼大的灰塵,要掃到何時去了。

沈浮悠倒是不以為然,她本身修的就是風術係法,輕念口訣,灰塵瞬間形成一個偌大的風團,乖乖的入了法寶袋,室內瞬間淨朗無比。

沈浮悠翻身上櫃,而最頂端的那麵櫃,展示的便是十四州雜錄,沈浮悠斷定裡麵對於自己這種情況,一定會有記載。

沈浮悠翻遍了整櫃小冊,終於在古籍中尋到關於靈魂互換的隻言片語。

有先天不足的孩子,自小丟了三魂七魄,更容易被鬼迷了心竅,被冤魂上身,而遇到此情況,隻需幫助冤魂功德圓滿,方可脫身。

沈冤魂浮悠:"怕是讓天下礦莊的人來,都寫不出如此純金度的文章。”

就在沈浮悠一籌莫展之際時,旁邊一行紅色的小字警醒了沈浮悠。

“如遇棘手的冤魂,可用玄鏡秘寶做法強製互換,此法危急,不到危及時刻!斷然不可自行使用!”

沈浮悠放回了小冊,不禁有些沉思,玄鏡秘寶?在沈浮悠的記憶中,隻有通過比試大會,方可入黃楓穀秘境,參與試煉。

而秘境中曾有玄鏡的下落。

比試大會?

沈浮悠挑挑眉,反應了過來,那把羽劍也是真不順手,還冇自己的綢線半分好用。

沈浮悠摸了摸下巴,也是該做件順手的東西了。

三月之期對於修習之人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