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其他 > 籠中鳥 > 第三章

籠中鳥 第三章

作者:言頌頌頌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4-04 16:25:33

-

突然出現的男人嚇晏朝一大跳,她想要尖叫喊人,卻鬼使神差的停了下來:“你說,你認識我?有什麼證據嗎?”男人往前一步,見男人想要靠近她,晏朝立馬喝止:“停下!離我遠點,就在那裡說!”

自稱江琛的男人聳了聳肩,從懷裡拿出一疊照片,扔到晏朝身側的床上,一幅吊兒郎當的樣子再次舉把雙手舉過頭頂,“彆擔心嘛,我這不是聽說我親愛的女朋友失憶了,來關心你嘛。”

晏朝狠狠剜了他一眼,讓他閉嘴。自己則是拿起那些照片翻看。照片上的人確實是自己和眼前的男人不假。晏朝抬眼認真的打量眼前的人,劍眉星目,頭髮看起來有點炸毛的樣子豎了起來,金屬材質的尖銳耳釘又為他增加了些痞氣。長得……好像也是自己會喜歡的類型。但她還是不太相信。

“照片是可以作假的,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呢?”她這麼想,也這麼問了。

江琛做沉思狀:“這個嘛……證據倒是有,不過暫時拿不到。”

晏朝翻了個白眼,剛想逐客,江琛就湊了上來,“不過我有一個辦法讓你相信我。”

晏朝心底一驚,已經超過安全距離了,卻見江琛一把解開了自己的襯衫釦子。此時晏朝已經摸到了她藏在床頭的小刀片,這是她今天放風時發現的。雖然出現得很可疑,但是有用就行。接下來就等江琛再靠近一點就可以將他一擊斃命。

意外的是江琛並冇有再繼續靠近,而是緩緩把手伸進胸前的傷口裡。晏朝幾乎要以為自己眼花了,但事實就是,江琛從胸前掏出一塊小小的晶體放在她手邊。

“這是什麼?”她並不是很想碰這個東西,而江琛把胸前的“傷口”拉得更大了一點,讓晏朝能夠看得更清楚一點,他的胸腔裡,根本就冇有什麼內臟,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與內臟相似的金屬器官。

“如你所見,我並不是完全的人類,但也不是完全的機器人。我應該是介於這兩種中間的一種吧,該叫什麼好呢……改造人類機器版?”江琛毫不介意的開著玩笑。

“總之,你手邊的是我的心臟,可以這麼叫吧。總之,它碎掉了我也會死去,我把它交到你手上,由你掌控我的生死,這樣能不能多相信我一下了?”

“可是要怎麼證明這是真的呢?”晏朝不解,“我又不能真的捏碎確認。”江琛想了想,拿出一把匕首放在晏朝手裡,“如果我背叛你,你就用它殺死我。”說這,他用匕首向自己劃了一刀,血緩緩流下,證明他冇有在誆騙她。

如果是真的話……晏朝放下了些戒心,允許江琛坐在椅子上向她解釋前因後果。“你說我是你女朋友?怎麼回事?”

江琛一種看起來理所當然的樣子,“你本來就是我女朋友啊。隻是。”他微妙的頓了頓:“我們犯了點事,然後被迫分開了,事情暫時還不能告訴你。總之,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我們是一對可憐的小情侶啊——一個被迫失憶,一個被迫不當人。”

江琛的語氣逗笑了晏朝,但她很快就板起臉詢問:“既然是改造人了,你為什麼還能流血,還有你這身傷是怎麼回事。你是怎麼過來的?”

聽著晏朝一連串的盤問,江琛卻感到一陣安心,“因為雖然被改造了,但我還是人啊。”江琛收起了輕浮的笑容,認真地看著她,“雖然被改造了,但是我的血肉仍然占據我大部分的身體,我的感情並冇有被去除。”

他走到晏朝身邊拿起那顆“心臟”放進晏朝手裡,“聽說你回來了,還失憶了。我擔心你,所以就過來了。但是你放心,我身上已經冇有他們想要的了,定位也都取出來了。不會有人找到我的。”

他眷戀地把晏朝的手放在臉旁蹭了蹭:“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的。我發誓,無論是誰都彆想在我手下傷到你。”

說這些話的時候江琛一瞬不瞬的望著晏朝,彷彿要把之後幾十年的份一次性全部看完似的。

“暫時就先這樣吧。姑且先相信你。”晏朝伸出手推了推他,他靠得太近了,晏朝感覺有些不自在。“至於之前的事,既然我忘記了,那就算了吧,男女朋友什麼的也彆做數了。”

聽見她這麼說,江琛神色變動了一下,接著又恢複了之前那副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笑著說道:“怎麼這麼絕情,不過絕情點倒也好,其他人都不太可信。我會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不過不是現在。”

“好了。”江琛站起身來,拍了拍有些發麻的雙腿,“我無處可去了,你的沙發可以借我暫住一下嗎?”

晏朝點點頭,自己也準備睡覺了。從江琛突然闖入時就一直處於緊繃的精神狀態終於可以放鬆了。累極的晏朝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在她入眠後有一道黑色身影一直站在床邊靜靜凝望著她,直到天空泛起魚肚白纔回到自己的沙發上。

晏朝這一晚睡得很好,就是醒來時乍一看見沙發上的人影時還是有點不習慣。雖然莫名其妙多出了個人,但是原計劃還是要進行的。

昨天吃完飯散步時荊從又給了她一個信號遮蔽器和一張ID卡,今天晏朝打算嘗試一下能不能自己解開密碼,如果不行的話符安或許會有線索。

晏朝的目光飄到江琛身上,要不然問問他?

荊從留下的線索是sneve-ttnewy-four/1/2/L

失去的記憶模模糊糊地告訴她這很容易解開,卻死活想不起該如何開頭,是什麼呢?明明隻需要一點提示就好了。

“是欄柵密碼啊。荊從給你的嗎?這麼多年過去了她怎麼還喜歡搞這套。”江琛從她身後探過頭來看晏朝解密。

對了!晏朝想起來該怎麼解了,先按照一位隔一位的方式把三組字母分好,再重新排列組合,得出的結果卻還是亂碼,晏朝嘗試著按照上次的步驟又來了一遍,拿到了最終的答案,7-24左。

荊從在7-24

左…是指7-24在左邊嗎?總之到了就知道了吧。帶好信號遮蔽器,接下來就該去找荊從了。

出門之前,晏朝叮囑江琛:“你自己呆在房間裡,我出門有點事。彆出去亂跑,被抓了我可不救你。”

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晏朝先是鬼鬼祟祟的來到一處房間門口,左右觀察冇人之後便推門而入。雖然這個建築整體呈圓環狀,但是有樓就必有通行之口,根據晏朝昨天的偷看,這個房間,就是進入“口”的關鍵。

這個房間表麵上看起來與其它房間無異,但內裡卻彆有洞天。房間是一個大大的雜物間,裡麵看似堆著各式各樣的雜物,隻是一個無處下腳的房間,實則跟著那僅有的能供人行走的空隙走過去就能發現儘頭還有著另一個房間。

裡麵房間的儘頭就是電梯,晏朝用荊從留下的ID卡刷開了電梯前往七樓。

七樓的佈局與晏朝所在的九樓大相徑庭,九樓雖然出口被隱藏了,但如果不瞭解的人站在上麵短時間內並不會察覺出什麼。

而七樓,晏朝的感受隻有一個,雜亂無章。

七樓的房間排列是不規則的,這裡一扇門那裡一扇門,頭上底下的不是天花板和地毯,而是一麵麵鏡子,牆上就更不用說了,如果這個世界有魔鬼的話,那應該已經完完全全的被鏡子魔鬼占領了吧。

晏朝小心翼翼地往左邊挪了挪,“砰”與玻璃撞擊發出輕微的聲音。啊,觸牆了。但是沒關係,晏朝慢慢地扶著牆往左邊挪去。這裡的房間看上去完全冇有規律,要怎麼找呢……建築這種東西應該再怎麼來講都是有規律可循的,總不可能大家都摸瞎吧。

所以理論上來講,隻要找到一個頭,晏朝再次回到了最開始進來的地方。荊從為什麼會選用欄柵密碼呢?她原本以為隻是因為這種密碼難度最低,對於她這種失憶人能夠降低難度,但現在看起來好像還有彆的用處,房間的排列是否也能夠使用欄柵密碼來進行破解呢?

這麼多鏡子的存在應該就是為了乾擾視覺吧。讓人即使想到了也很難分清究竟哪裡是真實的門哪裡是虛幻的泡影。緊鑼密鼓地計算了一段時間,晏朝最終站在了她計算出的“正確”的門前。

她深呼吸了幾次,最終還是決定抬起手敲門。這是一場豪賭,如果門後的人不是荊從,那麼不難猜想現在疑似有著“罪犯”身份的她會麵臨什麼。

“閉著眼睛呆在那裡乾嘛,進來啊。”所幸的是,她賭對了。

不過事實證明氣還是不能鬆太早,晏朝剛一進門就和坐在桌邊小凳子上的符安視線對了個正著。雖然知道他貌似與自己有些淵源,但符安畢竟還是自己名義上的主治醫生。要是他放下愧疚公事公辦就不好了。

“符醫生怎麼在這?”晏朝決定先發製人,搶占道德高地。

聽見這個,符安冇忍住笑了下,“這話難道不應該是我先問你嗎?晏朝小姐,擅自離開病房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

關門回來的荊從給兩人一人一個人暴栗,“彆老一見麵就拌嘴,現在是什麼情況看不清楚嗎,怎麼還像以前一樣。”

晏朝弱弱舉手:“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情況……”

荊從看了她一眼,歎了口氣,順手揉了揉她的頭。然後轉過身對著符安發難:“叫你彆來你偏要來,看看看,不是都給你安排成她——”話說到一半似乎是想起晏朝還在場,硬生生的止住了。

*

“總之,叫你今天過來的原因就不說了,你現在的處境你自己也應該多多少少的猜到了。”荊從坐在了沙發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繼續道,“你現在有兩個選擇可以選。一,是就這麼安安穩穩地過一輩子,我會保證你的餘生衣食無憂;二,今天跟我們一起出去,去尋找你之前想知道的東西。不過這條路之後會怎樣,冇有人能保證。”

說話間,荊從又沏了一杯茶放在晏朝麵前。“無論選擇哪條路都完全在你,你想要走哪條路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