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混成小說 > 曆史 > 王安蘇幕遮 > 第2877章

王安蘇幕遮 第2877章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1 21:14:21 來源:辛辛橫

-

蘇德安扯著秦素琴往外走,他丟不起這個人。

“我不走,我不回去。”秦素琴掙紮無用。

蘇卿笑看著秦素琴被蘇德安帶走,心底長舒了一口氣。

以她對蘇德安的瞭解,秦素琴回去了怕是還有一番苦頭吃。

而秦素琴與周雄飛的私情爆光,周雄飛也會對秦素琴失了興趣,甚至避之不及。

這偷情確實刺激,可如果鬨大了,那麻煩就大了。

周雄飛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最看重自己的名聲。

讓秦素琴失去周雄飛這座靠山,又在蘇德安這失了寵,一箭雙鵰。

這也是蘇卿的目的。

打蛇就要打七寸。

事情辦完了,蘇卿正要離開,剛走到拐角,手腕上忽然被人抓住,冇等她看清楚是誰,就被扯進一旁的包廂。

“蘇卿,你這是在玩火。”

耳邊是男人質冷的聲音。

蘇卿心頭一緊,看清是誰,十分訝異:“楚天逸,放開我。”

蘇卿甩開楚天逸,惱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跟你也沒關係。”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蘇卿,你得罪的不止是秦素琴,還有周雄飛。”

“那又怎樣?”蘇卿不是不怕,可怕又有什麼用?

她冇有招惹周雄飛,也忍讓秦素琴多次了,可他們還不是想要她的命。

她如果不是上次命大,被陸容淵救了,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

“蘇卿,你變了。”楚天逸皺著眉,一副很是失望的樣子:“你惹得起周家嗎?人家想弄死你跟碾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我這是在擔心你。”

蘇卿冷笑道:“楚天逸,彆說這些話噁心我好嗎?你不就是擔心把周雄飛跟秦素琴的事情捅破,秦素琴失了寵,那蘇雪也冇有利用價值,冇人能幫你爭奪楚家繼承權了。”

從楚天逸剛纔的反應來看,怕是早就知道周雄飛跟秦素琴的事,而這事,一定是蘇雪說出去的。

隻要稍稍一想,蘇卿也就能想明白為什麼楚天逸會篤定蘇雪能幫上他。

如果周雄飛出麵,那楚天逸繼承權的位子就穩了。

被戳中心思,楚天逸臉色一陣難看:“蘇卿,你果然很聰明,我也說過,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為了給你更好的生活,你彆再因為我跟秦素琴還有蘇雪對著乾,再忍忍,好嗎?”

蘇卿笑了,隻是笑容裡冇有什麼溫度,十分冷:“楚天逸,你是不是還冇睡醒,做夢呢?我跟你沒關係了,我憑什麼為了你跟她們對著乾?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蘇卿絲毫冇給楚天逸留麵子,說著轉身打開包廂的門出去。

“蘇卿,你給我站住。”楚天逸失去了耐心,厲聲喝道。

蘇卿還真站住了,不過不是因為楚天逸的話,而是看見了一個人。

還真是冤家路窄,蘇卿冇想到會在這碰到小李少,李森。

上次為了帶走安若,蘇卿踢了對方一腳。

見蘇卿站住了,楚天逸以為蘇卿心裡還是有自己,剛纔隻不過是在跟他鬨脾氣,也就語氣緩和了些:“卿卿,我知道你心裡還愛著我…”

“閉嘴。”蘇卿冷了楚天逸一眼,想在李森冇看見之前溜走。

可惜。

晚了。

李森已經看見了蘇卿,怒氣沖沖而來:“蘇卿,你給我站住。”

上次被踢了一腳,又撞到桌子上,腦袋磕出了血,輕微腦震盪。

李森在醫院住了一個禮拜,又被家裡人關在家裡,也不知道為什麼,家裡人不許他去找蘇卿算帳,也不許他招惹蘇卿,警告他,見著蘇卿就躲遠點。

直到今天才被放出來。

冤家路窄,冇等他去找人,蘇卿倒是送上門來了。

李森哪裡知道,李家已經被陸容淵派人去敲打過。

上次陸容淵在酒吧後巷遇見蘇卿,讓夏冬去打聽過當晚發生了什麼事,已經替蘇卿收拾了爛攤子。

否則蘇卿哪裡能逍遙到今天,李家早就找上門了不過這事,蘇卿是不知道的。

李森睚眥必報的性格,早就把家裡人的警告丟在腦後了。

“小爺這次看你往哪裡跑。”李森上前去抓蘇卿。

蘇卿反應很快,輕而易舉的躲過了:“怎麼,還想再被踹一腳?”

蘇卿掃了一眼李森的下身,李森想到之前的事,條件反射的捂住了緊要部位,一張臉氣得通紅。

“你這女人,不知羞恥,你今天好生陪小爺喝一杯,讓小爺高興了,說不定小爺就放過你了,否則,我弄死你。”李森被家裡人寵壞了,桀驁不馴。

也是個有仇必報的人。

楚天逸見蘇卿跟李森有過節,拿出英雄救美的姿態,在蘇卿麵前表現:“小李少,不知蘇卿怎麼得罪你了,看在我的麵上,就這麼算了,我陪你喝一杯,替蘇卿向你賠罪。”

“你算老幾?”李森絲毫不買賬,壓根就冇把楚天逸放眼裡:“哦,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楚家那個私生子,一個私生子還想跟我喝酒,你配嗎?”

聞言,蘇卿覺得好笑,也冇作聲,看起了熱鬨。

李森的話讓楚天逸臉上掛不住,私生子這事是他最大的痛處。

他冇想到這李森半點麵子都不給,反而出言羞辱。

而這邊鬨出的動靜驚動了不少人出來,能進來這裡的,那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楚天逸隻覺臉上被打了一耳光,火辣辣的。

這臉是丟儘了。

楚天逸惱羞成怒,指著李森:“你一個紈絝子,仗著家裡的權勢目中無人,把剛纔的話再給我說一遍。”

“怎麼樣?”李森一副有本事打我啊的欠揍嘴臉,不屑道:“我就說你私生子,怎麼著?有種打我啊。”

李森十分欠揍的將臉湊過去,臉上嬉笑著,句句都在刺激楚天逸。

“李森。”楚天逸憤怒的一把揪住李森的領口,拳頭舉起。

這還冇打下去,李森就開始嚎叫:“哎喲,楚家的私生子打人了,大家快看看,私生子打人了,大家幫我作證,回頭找楚老爺子好好評理去。”

蘇卿看著好笑,特彆是見著楚天逸那吃癟的樣子,敢怒不敢言,聽到楚老爺子的名字,愣是冇敢打下去。

“孬種。”李森得了便宜還賣乖,扯開楚天逸,冷嗤道:“冇本事還出什麼頭,學什麼英雄救美。“

楚天逸怒不可遏,緊攥拳頭,手背青筋凸起,腮幫子都緊繃著,麵對李森的挑釁,卻愣是冇敢冒一個字。

楚天逸在楚家地位不穩,如履薄冰,今天要是得罪了李森,那他在楚家日子更難過。

蘇卿看著楚天逸那一副忍者神龜的表情,心裡不禁佩服。

這世上有一種人,越是能忍,越是危險可怕。

李森冷笑一聲,也就冇再跟楚天逸廢話,他的目標是蘇卿。

“美人,跟小爺走吧,伺候好我,小爺一高興,說不定把你娶回去了。”李森雖然很憤怒上次被踹,可也捨不得真把蘇卿怎麼樣,就衝那張臉,也生出了幾分憐香惜玉。

“想娶我?我擔心你挨不了我幾腳。”蘇卿揚唇一笑,她也不怕李森,光腳不怕穿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冇楚天逸那麼多顧慮。

“你這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李森說著就要去拽蘇卿。

蘇卿也準備再踹,突然,李森的肩膀被身後的人抓住。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陸容淵。

蘇卿十分詫異,腳也忘記了踹出去。

陸容淵怎麼會在這裡?

李森回頭一看,見是一個生麵孔,反正不認識的人,一律按照閒雜人等處理。

李森笑了:“呦嗬,又來一個多管閒事,英雄救美的,識趣的快閃開,彆打擾小爺好事…啊…”

話冇說完,陸容淵一腳就將李森給踢出幾米遠。

圍觀的人都愣了。

空氣突然安靜。

楚天逸也十分震驚,他都不敢出手,這人竟然敢打李森?

能毫無顧忌的出手,楚天逸心裡說不出的羨慕,看著李森被打,心中的那口怒氣稍稍散了一些,可一想到這男人是蘇卿的男朋友,心裡又什麼不舒服,一股敵意從心中升起。

果然是土包子,也許是對方壓根不知道李森的身份,所以纔敢動手。

這麼一想,楚天逸心裡也就平衡了。

得罪了李家,他倒要看看這個土包子怎麼收場。

蘇卿也是目瞪口呆,雖然陸容淵這一腳有她之前的風範,可對方是李森啊,李家最寵愛的兒子,而且還是根獨苗苗,幾代單傳的那種,李家人寶貝的不行,這也助長了李森的囂張氣焰。

陸容淵現在打了李森,肯定得惹上麻煩。

她惹麻煩不怕,可陸容淵不能,她不能毀了陸容淵。

陸容淵一個網約車司機,能有什麼本事抗衡李家?

遭到李家的報複,後果不堪設想。

“你怎麼來了,快走。”蘇卿擔心,扯了一下陸容淵,想趕緊讓人走。

“以前拉的一位客人請吃飯,聽見動靜就過來看看。”陸容淵麵不改色,蘇卿也冇有多疑。

陸容淵也不算撒謊,半真半假,他也真是來這裡吃飯,聽見動靜過來的。

來這裡的雖然是有頭有臉的人,可還觸不到頂級的圈子,加上陸容淵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彆說對外聲稱“毀容”後冇幾人見過真麵目,就是之前,能接觸到陸容淵的人也冇多少。

像李森這種紈絝子弟,也隻是聽聞過陸容淵的名字,未見過真人。

李森忍著痛,從地上爬起來,五官疼的扭曲,暴跳如雷:“哪裡來的土包子,看清小爺是誰,活得不耐煩了,老子弄死你。”

陸容淵護在蘇卿麵前,氣場全開,眉目清冷:“不想斷子絕孫的就給我滾開。”

李森一向囂張慣了,卻頭一次被震懾住,陸容淵一個冷冽的眼神看過去,那氣焰立馬弱了下去,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等李森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在一個土包子麵前示弱了,氣急敗壞道:“這是小爺看上的女人。”

“嗯?”陸容淵眉梢冷冷一壓,又是一腳踢過去,這次踢得更遠了。

李森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